雲端運算對隱私的新衝擊

| |
January 17, 2010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45893
Category : 網路科技法律 | 0 Comments
許久之前,站長曾寫過相關文章,探討雲端運算的隱私疑慮「 雲端儲存個人資訊~是便利還是危機? 」這篇文章寫於2001年911事件發生後不久,隨著網站的資料移轉,我一直保留著,一直到現在。當時Google還在初期發展,現已成為最大的網路雲端服務業者;微軟當時正雄心壯志的宣稱要發展網路整合服務,即現在的Live.com,現在卻落後Google一截。

隨著寬頻網路與無線網路交織,無間隙的覆蓋我們周遭生活環境後,雲端運算成為網路上最重要的趨勢。當我們無論走到哪裡,都可連接網路時,雲端服務開始真正深入我們的生活。在這樣美好願景漸漸實現的同時,卻緊接發生了Google與中國大陸之間的爭端事件。

大眾對於隱私權的關心,主要在於免受過度商業騷擾,或是詐欺犯罪的層面。然而,政府對於雲端服務的干涉,卻為人忽略。在2001年911事件之後,美國對人權的干涉與管制趨向嚴格,邊境管制更加細密。幸而在美國境內,國內法律對於隱私權的保障,並未見放鬆。或許如FBI或CIA之國安單位會使用隱蔽性科技,暗地裡收集偵查資料,但至少不會明目張膽的要求業者將資料庫開放,允許政府隨意搜索。

中國大陸曾要求Yahoo交出異議人士的郵件資訊,該異議人士即被以此定罪,這損害了Yahoo的商譽,讓使用者對其不信任。反應在商業市場上,Yahoo節節敗退,Google則一路挺進。

最近(2010年1月份),Google與中國政府對於網路言論的審查,產生重大歧異。Google不願意全盤配合中國政府的要求,於是有了關閉Google的中國在地服務(谷歌)的聲音。在這個時間點(2010.01.17),狀況還不明朗,Google到底退出多少、留下多少,以什麼形式繼續,都還需要觀察。

Google在這次事件中宣稱受到中國有系統、有目地的攻擊,並企圖竊取某些敏感人士的服務帳戶資訊。這顯示出,在內部人員控管方面,國家若有健全的法制,洩密構成犯罪、洩漏的資訊不能作為控訴證據等,能形成人權保護的護網;雖然並不能全盤免於洩漏的侵害,但若相對在法制不健全國家,洩漏的資訊為國家機器所用,對人權的侵害相對嚴重。

換言之,企業內部成員的組成,因全球化與在地化而變得複雜多元時,不同國家背景,對於「忠誠」的對象選擇有歧異時,到底效忠企業還是效忠國家?而連帶的,營運管理階層對於「內神通外鬼」的情況,也更加難以預防,畢竟這是在不同政治、法律、價值觀背景下誕生的。「人」的不可信任因素,變得更加難以控制。

網際網路的分散架構,形成「去中心化」的效應,使個人的特質與活動突顯出來,因此確立自由與開放的趨勢。然而,雲端運算以及網路社群服務的發展,又將分散的個人節點,以網絡連結、集合成群的方式,重回另一種「類中心化」的架構。與以前不同的是,這些集群是商業模式形塑出來,每一個集群有其不同的特質,成員同質性比以往更高。但與以前相同的是,成員不再分散,只要掌控集群核心,就能以更高的效率,接觸到具有某種共同特質的成員。

雲端運算之所以稱為「雲」,主要是其對外不透明,但只要進入「雲」,卻一覽無遺。

面對雲端運算,我們對於隱私權的觀念必須做一些改變:

1.「雲」外是不透明的,但「雲」內則清晰透徹。
2.雲端運算能收集龐大的資料,對個人隱私造成侵害,但這很容易防止。
3.雲端運算能找出看似無意義、分散各處、零碎不全的資訊之間的關聯性,從而使看似無害的資料,變成具侵害力的武器。
4.雲端運算的經營者必須比任何一個企業更重視誠信、正直、信任的價值。
5.個人必須能選擇個人資訊之揭露、修改、刪除。然而,我建議不揭露資訊即可,不要偽造或濫造資訊。
6.因為雲端運算的網絡跨越時間(儲存)與空間(傳輸),錯誤與濫造之資訊,難以修正。

記住~你信任的人才會背叛你,信任的程度越深,受害風險越大。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