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NCC2010年強制通訊服務降價之決策

| |
January 10, 2010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35380
Category : 時事評抒 | 0 Comments
NCC本次調降電信服務費率,招致業者反彈,而NCC則表示,固網為獨佔市場,行動通訊為高度寡佔,業者營收高,資費不易降,同時電信為特許行業,業者應回饋消費者。

筆者在此針對行動通訊市場。所謂的特許,是政府特別許可民間經營某種事業,無執照則不許經營。此種特許,若為使用公用資源,例如行動通訊使用無線頻譜,則特許的意義在於,獨佔使用公用資源營利。然而,國家本已針對頻譜使用收取使用費,費用收入國庫,對於公用資源的使用已盡到義務。而經營特殊事業的限制,本質上違背憲法上營業自由(工作權)。許可經營通訊事業並不是國家的恩澤或公益服務,「特許即應回饋」的理由似是而非。

從市場來看,目前行動通訊業者一共有六家,中華、台哥大、遠傳,為「既有業者」,進入市場時間早,歷經合併與競爭,基礎建設完整,品質較為穩定;威寶、亞太則為新進業者,仍在發展中;大眾PHS服務以低價、低電磁波搶市,但基礎建設遲緩。三家既有業者為2G+3G的服務,威寶、亞太則為純3G業者,這兩者互相競爭。大眾電信為PHS技術,由於手機選擇少、基地台佈建不足,無法有效競爭。

在消費者端,3G手機漸漸降價、普及,在號碼可攜(NP)政策推動下,威寶與亞太兩家業者以低價搶進市場,初期確實取得一定的市場佔有率。此時既有業者也推出更多資費方案因應,整體電信服務價格下降,這就是市場競爭帶來的效益。

但為何兩家新進業者相對低廉的價格,卻無法取得更多市場?為何既有業者總和仍超過70%,成為NCC口中的「寡佔」?

其中一個原因即在於NCC要求既有業者降價的決策。3G服務的普及時程短,新進業者一方面依靠較低價格競爭,一方面仍必須提昇服務品質與完備基礎建設,成本支出較高,降價的空間有限,自然既有業者因應的降價策略也有限。NCC要求既有業者降價,摧毀了新進業者的低價優勢,價格差距被強迫拉近,迫使新進業者得用更低的價格以維持客戶。否則在有限的價格差距下,消費者寧捨棄品質較不穩的新進業者,回到既有業者的懷抱中。

NCC強制降價的決策,帶來的負面效益有四:

第一、新技術發展與普及遲緩。由於主要語音服務資費持續壓低,無論是既有或新進業者,都會降低使用新技術的意願,除非新技術具有極高的成本降低優勢,這包括建立基礎設施的成本與時程,以及後續取得市場的能力。反應在3G甚至即將營運的WiMax,或更之後的4G,其發展與前景都不樂觀。

第二、新進業者競爭力降低。價格降低意味營收減少,針對既有業者的強迫降價,間接使新進業者也必須降價。否則在價格差距有限的情形下,消費者選擇既有業者的誘因較高。新進業者的營收間接被壓低後,基礎建設與提昇品質的速度更加延遲。如此,新進業者與既有業者競爭的能力也受到減損。

第三、受管制以外的加值服務,價格無法降低。業者各項資費之間產生排擠效應,例如語音服務的價格壓低後,網路資料傳輸的價格下降幅度就小,於是語音服務便宜、但網路傳輸昂貴。價格高昂導致消費者使用加值服務的誘因低,新興加值服務市場發展便趨於緩慢。我國行動通訊市場的語音服務市場比例居高不下,部分原因在此。

第四、通訊產業吸引投資的能力降低。當產業的主要資費價格降低,業者營運保守時,既有業者吸引新資本投資的誘因便降低。在機會成本概念的計算下,投資者會尋求市場上擁有最大、穩定獲利能力的產業進行投資,無論是因重視穩定獲利而投資於既有業者,或著眼於新技術的潛力而投資新進業者,甚至籌資於潛在的經營者,說白了,賺錢的行業才能吸引投資。如此當產業的整體產值提昇,獲利能力提昇,充裕的資本累積,業者才有承受發展新興加值服務的風險,研發、創新的效率才能提高。一味的降價,已經使通訊產業的整體產值降低,對市場非常不利。

結語:NCC認定業者依靠寡佔「賺很多」,卻無法說明為何市場上有六家競爭者時,卻有七成市場集中在前三大業者?網路已經互連、號碼已經可攜,消費者可以自由轉換業者。新進業者的低價無法讓消費者自願轉移,顯見市場的問題並非在價格,而是新進業者的競爭能力不足,市場中存在著競爭障礙。強迫降價對新進業者的傷害,恐遠大於既有業者的營收損失。

NCC應致力解決通訊產業中的市場競爭障礙,而不應民粹式的強迫業者降價。基地台的建設阻礙、業者間互連接續的費用、網路匯流後,業者有形無形的阻礙,在本文所未深入探究的爭議中,有更多比降價更重要的事情,亟待NCC解決。不當的管制手段,反使市場由競爭走向寡佔,再由寡佔走向獨佔,然後NCC就必須花費更多的管制成本,連非常細節的事項也得管。

PS:2010.01.12

NCC發佈新聞稿(http://www.ncc.gov.tw/chinese/news_detail.aspx?site_content_sn=8&sn_f=13668)在第四點表示,降價5%僅影響每年利潤降低約35億。NCC的委員不能這樣混淆視聽,因為這段文字有極大的謬誤。

電信業總「淨利」700億,「淨利」當然應指「營收」扣除「成本」後的實際利益。然而要求業者降價5%時,並非減少35億淨利,降低零售價格代表「營收」的降低。例如台哥大「營收」為500億,「淨利」為150億,降價5%,是減少「營收」25億,若「成本」不變,「淨利」則降低為125億,代表前後淨利損失達16%(25/150)。光台哥大的淨利損失即為25億,NCC怎麼計算出電信業總體利潤降低僅35億?

此外,企業新年度預期淨損16%代表啥?NCC主委們!不要胡說八道好嗎!

Tags: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