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字第664號 - 社會觀點

| |
August 10, 2009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33245
Category : 綜合法律文章 | 3 Comments

最近大法官對於少年事件處理法中,將現行針對未觸犯法律,但有高度違法可能性的少年(12-18歲),加以觀護感化的制度,宣告違憲。

從人權的角度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方向。但為什麼我們仍感到心情沈重?

稍微查了一下資料,國內這些「未犯罪,但有高度可能」而加以觀護的少年,人數不多,約在116人,顯示出實務上運用此方式應該相當謹慎。相對而言,少年誤入歧途後而沒有犯罪,或是外在行為極端至有犯罪之虞的,還是少數。

從社會的角度來說,如果家庭能管,那麼就交給家庭;如果學校能管,就交給學校。如果是孤兒,就交給社福機構;如果需要工作,就加入職訓,就業輔導。如果犯罪,就進入刑事法規系統。但如果逃學、逃家、逃避剝奪自由以外的制度,他們遊走在社會邊緣,隨實有可能犯罪、有可能不見,那該怎麼辦?

也就是說,這116人是社會制度所沒有涵蓋的,他們逃學、逃家,但因為有家庭而不能當孤兒,因為沒有犯罪而不該被關,除了少事法之外,幾乎沒有一種制度或法律來照顧他們。

大法官調查實務作法,認為觀護的方式有問題。對於未犯罪者剝奪人身自由是違反憲法的。

然而,制度運行上不夠周延,與制度本身違憲,是兩回事。宣告此種制度違憲,就是把這些少年從觀護處放出,但沒有告訴他們往那邊去。應該說,在失去具有強制力的制度之後,這些少年回到社會,繼續伸張他們的自由,直到犯罪被關。

教育、社政、社福等單位都沒有相對的制度,說的殘忍一點,不剝奪自由,他們仍是不會待在家庭、待在社會教育制度,他們偏向待在社會秩序以外的地方。也就是說,在未犯罪少年感化制度宣告違憲而取消之後,大法官告訴我們,沒犯罪不能剝奪自由,沒犯罪管他們那麼多幹嘛?他們本來就是社會邊緣人,有權利選擇待在社會制度以外,等到這些少年違法犯罪之後,再抓他們吧。法律處理犯罪,不負責防止人變壞?

大法官這號解釋,就是做了一件對的事,但沒把事情作對!

對的事:大法官維護了邊緣少年的自由人權~我國的人權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但是!這些需要特別幫助的少年,人數很少,但所需資源卻很多。大法官可以宣告制度違憲,卻沒辦法要求教育與社福單位介入,更無法解決相關機構與預算長年處於不足的現實。

        
代課老師 Says: Email
April 7, 2010 12:10
現在學校有教育法限制了老師不能體罰不能傷害學生身體自主的權益整個國中小體制都快崩盤了結果又看到這個解釋文不禁令人大嘆好幾口氣大法官是不是有人本基金會的人混進去阿?
13 Says:
October 14, 2009 03:17
社會上無法起作用的家庭應不只116個,法律是應該隨時代價值觀改變而重新定義,然而法律制定過程卻又如此複雜,社會就該淘汰掉這些人嗎
小咪 Says:
August 14, 2009 09:15
感概社會變遷迅速
社會邊緣人越來越多
年紀也越來越輕了~~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