憾!評析釋字第664號

| |
August 7, 2009 by 陳正一 | Popularity:32210
Category : 綜合法律文章 | 1 Comments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就高雄少年法院法官針對部分虞犯事件,得依少年事件處理法裁定感化教育事,認已違反憲法上之比例原則、並有侵害少年人格權,宣告違憲,本站基於下列論點,提出淺見:

一、  大法官職權混淆
查憲法第78條明定:「司法院解釋憲法,並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之權。」並依同法第79條第2項,由大法官掌理。又查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4條第1項第1、2款,第5條第1項第1款,大法官在本件聲請人就少年事件法相關規定有無違憲,進行審查,乃其職權,應屬無爭。

國家對少年之身心健康發展與人格權,係憲法第156條課與國家作為之義務。從而認為對於少年有經常逃學、或逃家行為,裁以感化教育,顯然對少年上開權利有所侵害,且少年法院(庭)此一裁定,亦違反比例原則。大法官立論之基準,誠屬精闢。

然,本站卻認為,大法官不應自行認為凡經常逃學或逃家之少年,必能以安置或其他不拘禁自由之方法,使少年能變其行徑、思維。易言之,對於個別少年之心性、成長等判斷,大法官不可能強於審理之法官。按少年保護事件,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19條,應先由少年調查官於審理前進行調查。為使調查周延,並依法配置心理測驗員襄佐,必要時,並得商請有關機關、構協助。本站並非認為少年法院(庭)在此基礎上所為之判斷,即能正確無誤,但相較單純之教育、醫療機構,乃至法學專精之大法官,其等之裁定,實無不可信賴之理。

而本件解釋,大法官逕行就全國因經常逃學、或逃家,而受感化教育之少年,主觀認定其個別條件一致,實難令人相信大法官已就全國過去、現在或未來有似此情況之少年,已充分調查或有預判之能力。倘大法官並未全盤、或相當程度以上之調查,其逕此認知,當然踰越其職掌。

二、  處置方式本末倒置
按大法官之所以認為上開少年受感化教育,係違反比例原則,揣其基礎,乃現在感化教育之設計,是拘束少年於一定處所,剝奪其人身自由;且少年經常逃學、或逃家,其原因不必然少年自身所致。

關此,本站認為,大法官應解釋者,應命少年輔育院(執行感化教育之機關)就少年情狀不同,而分予不同教育;或命國家應在安置機構與少年輔育院之間,設立中間機關(構),而能分級處遇。此乃安置機構係由國家或人民設立,提供少年一寄居處所,代少年父母或法定代理人實施監護、教養之責。然此處所囿於所限,僅能對所有少年進行廣泛性之上開職責,其效果當然不如父母。簡言之,國家應對少年虞犯進行分級,分別予以不同強度之安置。若實難改善少年之不良行為,當然有拘收之必要。否則,少年在安置機構,失其父母之呵護,心理、態度上又如何能奢盼所有受安置少年,均能對安置機構人員產生信賴感。苟少年與安置機構間無此基礎,安置又如何能符合吾人之期待。反言之,所有因本號解釋而迷走社會之少年,設將來因無人監督、照護,進而有侵害他人之行為,或受他人侵害之情況,則大法官們之良意,豈非成為助紂之幫兇?

三、  結論
從始至今,大法官職司憲法解釋,並統一解釋法律,世人均以憲法守護者視之、許之。然,大法官並非承審法官,縱大法官為求慎重、周詳,得以公聽會,或其他方式,使大法官充分了解後,在正確之資訊上,做出堪為百世師、天下法之大見。然,大法官應自知其任務不同、基礎不同,不宜在多樣之情況下,逕為一致之判斷。大法官所應為者,乃昭示法官、世人其準則,使吾人得依此準則為判斷。否則,角色錯置之結果,大法官非不可能成為揠苗助長之人。
1 Response to " 憾!評析釋字第664號 "
fshs Says: Email
April 7, 2010 10:16
握手今天才發現有這條解釋心情和你一樣很遺憾台灣將更亂監獄乾脆也關閉算了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