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應用產業與層級管制模式

| |
June 23, 2009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4722
Category : 綜合法律文章 | 0 Comments
在通訊傳播產業中,傳統管制法規係以個別技術所形成的產業類別來規範,例如電信產業歸屬於電信法,傳播產業則根據技術,分成有線、無線及衛星廣電法。這一種管制模型,泛稱為垂直管制架構,即以產業分野作為法規分界。

歐盟從1994年綠皮書開始,討論建構新的通訊傳播管制架構,即以服務類型作為分類,例如提供資料傳輸,無論以電信技術或Cable技術,概以傳輸服務作為管制基礎。這一種管制模型,泛稱為水平管制架構,即打破技術藩籬,以共通的服務類型作為管制基礎。

水平管制架構的理論基礎,部分來自於更早期的「層級架構」,即參考網路協定的分層,將相關產業及技術,依照功能進行層級分離,直至現今,大概分為實體、邏輯、應用、內容四個層級,每一個層級都包含不同的技術,以實現「相同事物由相同規範」的法律公平原則。

然而,層級模式的另一層意義,在於跨層級管制的效率性。

例如針對言論自由的管制,如果等言論發出後,再進行管理,此時管制力放於內容層,管制的效率非常低,一次只能管制一位使用者,如警方偵辦網路誹謗。但如果將管制力放應用層,運用過濾技術加以管制,則管制效率提高不少,但缺點是打擊面擴大,無辜者會增加,如中國大陸的金盾系統。

層級管制也代表執法資源投入多寡,以及配合責任是否落在營運者身上。在最低層級時,皆為一般使用者且數量極多,執法資源也會投入更多,此時使用者自行負責,管制效率很低。若將管制層級拉高,執法資源投入較少,而配合責任也會跟著落到營運者端,效率則提高。

當我們把焦點集中在網路應用產業,如拍賣、電子商務、網路遊戲、部落格、分享網站等,也有相同的道理。

例如前文提過著作權法的規範,便是基於此種思維,賦予ISP或ICP業者輔助管制的義務,在應用層或更低的邏輯層進行管制,早期阻斷使用者的侵權行為。

這表示當網路應用產業的服務,會涉入犯罪或侵權發生時,最有效率的阻斷或管制方式,必然是將執法資源投入在較低的網路層級,並賦予營運者配合的責任與義務。

這樣的思維,將執法成本部分轉嫁給營運者,使整體成本因效率提高而下降。即假設執法總成本為10,全由警方承擔,業者負擔為0。而拉高層級,由警方與業者分擔執法成本時,也許轉嫁2給業者,但總體成本可能因效率提高而下降為8,此時警方負擔為6,省下許多公部門資源。

我想,網路層級特性對於管制法規以及公部門執法效率的影響,很值得進一步思考。面對數量越來越龐大、型態越來越多元的網路犯罪,為有效率運用執法資源,而賦予營運者一定的輔助責任,也許是一種趨勢。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