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權法新增「服務提供者免責條款」~不當立法!

| |
April 22, 2009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6629
Category : 智慧財產法 | 1 Comments
立法院又莫名其妙通過了著作權法的修正案,明訂網路服務提供者因應使用者侵權時,民事免責的條款。比上一次提出的草案還誇張!

很讓人火大,我只能說,立法委員是全台灣最不懂人權法治的一群蠢才,所以只能訂出一堆蠢法。他們腦袋裡面沒有人權跟正義的觀念,只會拿了利益團體遊說的好處,卻一再地傷害投票給他們的選民。

首先,增訂的免責條款為第六章,條文從90-4~90-12,一共八個條文。

會出現八個條文而且內容很相似,是因為新定義了四種對象身份,每一個對象有對應的免責條款。然而,這種方式增加執法困難,被指控的業者是否符合某種身份,很容易出現爭議。現下幾種網路服務的型態還算明確,但科技進步帶來服務的多元化,這些定義能不能繼續適用?其次,若出現新的服務型態,卻又沒有免責條款,就會出現責任是否平等的問題。最後,過度的規範,很有可能阻礙創新,相關評判權力掌握在既有業者手中,負擔無限上綱的間接責任,這種蠢立法模式還要繼續嗎?笨死了!

繼續看90-4的免責條款,針對網路連線,竟然出現「通知」使用者三次侵權,即阻絕網路服務的條文。

現在的網路架構有多複雜知道嗎?網路分享、無線網路等,都會讓連線者的身份難以辨識,憑什麼智財業者一面之詞就可以侵害別人的連網權益?如果影響到其他的使用者怎麼辦?智財業者還只是通知,躲在網路業者背後,如果有造成損害,智財業者願意自己扛吧?

真夠敗類!侵權無分價值觀大小,阻斷網路是對民眾上網的權益的損害,也是一種侵權行為!限制人民權益的行為怎麼可以跳過司法程序,而任由他人以「通知」的方式去執行?要知道,僅通知而沒有提起訴訟,侵權違法行為是否存在是有疑問的,但是阻斷網路卻是對人民權益最直接的侵害,怎麼可以用「不確定」的情狀去「實質的」限制他人權益?你們這群混帳到底把人權與法律程序正義放在哪!這個價值觀完全是錯誤的,看不出來嘛。蠢才!

後面幾條更離譜!

用不確定的理由去限制民眾的權益之後,還要民眾有反應,然後業者才會去提起訴訟!(90-9以下)

民事訴訟程序的原則是,如果要限制一般人的權益,基於被侵權或違約的理由,被害人應該去法院提告,而為了保存求償基礎,訴訟程序中設有假處分程序。也就是說,即使是暫時性的快速處分,也必須透過公權力認定、執法。

這幾個修訂條文讓智財業者可以隨便的要求限制一般人的權益,而不需付出他們本應承擔的成本,將這些成本完全轉嫁到網路業者與一般使用者身上。智財業者不需提訴訟、請求假處分,只需「通知」網路業者,網路業者通知使用者,使用者有反應,智財業者才會去提告。

遇到有爭議時,法律程序是中立的,受害者必須透過法律程序進行求償或限制的請求,這是基本原則。

新修正條文讓智財業者不透過一般法律程序,就可以限制民眾權益~侵害人權之一
將應負擔提起訴訟與假處分的成本,轉嫁給非加害方(網路業者)以及「疑似」加害方(使用者)~侵害人權之二


在法律審判之後,如果被告方敗訴,才會承擔所有的不利益,也就是說,被告有勝訴的可能,因此在法律程序尚未終結前,被告一方不負擔不利益,這樣的程序設計是為了避免濫訴,也避免無辜者受侵害。

修正條文讓被告方在還沒進入法律程序前,便遭受極大之不利益,違反衡平原則~侵害人權之三

這根本是「圖利」智財業者,為了避免濫訴,法律訴訟與對人權的限制,都必需經司法官以司法程序評量價值之後,才能有做出是否限制人權的裁判。現在竟然可以允許智財業者跳過法律程序去侵害人權!我在前一篇文章有提到,怎麼可以憑某一方的一面之詞,就對他人權益造成侵害!這樣的法律只是用一種不正義去傷害另一種不正義而已,而那還是不確定的!

我們的立法委員對那些智慧財產的業者真好,不但幫他們把訴訟責任推給網路業者跟使用者,還給他們隨便侵害人權的武器,他們只要自己覺得不對勁,就可以要求把別人的資料鎖住、網路斷線!你們這些立法委員竟允許業者不通過司法程序就可以限制、侵害人民的權益!我在前一篇文章也提過「一造聲請處分」的模式,就是避免這些侵害人權的亂搞,結果呢,你們還好意思自稱民意代表?你們眼中有人民、腦中有人權嗎?

坦白說,著作權侵害的情況很多,然就法律的立場而言,著作權的社會價值高過生命權?身體權?人格權?自由權?著作權不過是另一種財產權、私有權,比著作權重要、比著作權更值得保護的權利,都經由民法以及民事程序法來執行,著作權憑什麼把這些權力直接下放給業者自行其事?要這些人懂一點人權為什麼這麼困難?

立法委員怎麼可以通過不經司法程序即侵害人權的法律!你們的腦袋中到底有沒有人權跟法治的觀念?!不要再整天想著自肥跟拿利益團體的好處了,一群混帳!
VISITER Says:
April 22, 2009 15:29
My five cent opinions as follows

1. 侵權行為者在暗處, 要找到侵權者的真實身分再依法行事, 根本緩不濟急. 等到警察機關透過isp, 電信單位查到侵權者的ip位置, 人都不曉得跑到哪裡去, 證據也可能早被銷毀. 凡事透過訴訟程序解決, 是受法律訓練的人的單純思維,  也與社會現實脫節. 因為一般人不會為了這些小事經常上法院, 只希望侵權者能將被侵權的著作移除, 或者請isp移除. 只有少部分頑劣的侵權者, 會到權利人訴追.

2. 現在資訊透明化的緣故, 大家隨時都可以上網向人請教訴訟進行的程序, 也有很多人在討論區免費指導他人如何避免被訴追, 或者被人家提告之後的應變方法. 這是很無可奈何的現象. 遇到惡劣的侵權者, 當事人還要防範被提起誣告告訴, 惹來一身腥, 難道這是一般民眾想要的嗎? 又怎麼期待權利人會選擇到法院解決爭端? 如果這類案件都加諸權利人的負擔, 全部都到法院解決, 可以想見侵害著作權的情形必定變本加厲. 更何況, 民法本來就有侵權行為妨害除去請求權的相關規定, 不是嗎?

3. 目前一般isp或者大型網站都有專人負責著作權侵權的申訴檢舉. 也都會要求權利人提出證明, 提供平台業者做判斷. 如果一些顯而易見的侵權事實還要權利人被迫上法院處理. 試問: 我們還需要增加多少法官? 還要多增設幾個智財法院? 這對於律師事務所可能是件好事, 但坦白而言, 些案件大多看得到, 吃不到. 理由何在? 前述已分析過了.

以上不成熟意見提供參考..
你的意見很好~

首先,「緩不濟急」的說法,我是不同意的,走法律程序是「緩」,但著作權侵害沒有「急」到可以不顧法律程序而自己亂搞。你不能既要法律保護,卻又不要按正當程序行事。

通知的機制運作時,加害人與網路業者本就可以「自願」移除侵權狀況。但法律明文強制是不對的,法律有法律所需的審慎,尤其「無罪推定」的原則,不能在不確定的情況下,繞過司法程序而直接強制處分。

你也看到民法有規定,難道民法的請求權不透過契約、自願或法律程序來達成嗎?ISP業者幫忙保存證據就可以了,怎麼可以自行強制對使用者斷線呢。

如果人手不夠,就增加人手來處理,法院不夠,就多幾個法院來審理。法律規範如果不透過執法人員來執行,而可以任由利益者來自行其事,那我們乾脆不要法官跟法院,自己解決就好了。

法官不是某一方的打手、法律也不是某一方的保護者,如果不願意依法律、依程序解決問題,那就自己想辦法,不能把法律改成偏袒某方的工具。
陳志宇 回覆於 April 22, 2009 16:17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