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廣播電視法修正草案對新聞言論的影響

| |
February 7, 2009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6302
Category : 綜合法律文章 | 0 Comments
近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將衛星廣播電視法的修正草案送交立法院進行立法程序,其中草案第20條關於新聞製播的加強管制,引來許多對言論自由箝制的疑義。

從條文以及罰則來看,該條雖然針對製播新聞及評論,皆要求需遵守事實查證原則,但對於評論的部分,並未設有罰則,換言之,即使新聞評論未盡事實查證,也不會受到處罰。要求新聞製播需遵守事實查證,應該是很合理的?

然而,法條的詮釋以及將來的實務運作上,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

首先是新聞與評論的分野,媒體請來賓以談話的形式進行節目,是不是就一定是「評論」?當然不是如此,當名嘴在節目上言語描述的時候,內容傳播的效力與一般新聞是無異的,差別在於名嘴是個人身份,相信者與不相信者會有比例上的問題,也就是說,不實的指控仍對當事人名譽造成侵害,僅程度有別。

相對的,僅主播一人在報導,難道就一定是新聞?主題式的新聞節目,通常都是報導、評論各半,全憑主播拿捏,而且各人描述事實,很少能在語言上維持真正的客觀,用字遣詞上難免夾雜評論,就這兩點在事實認定上,NCC為何要涉入本屬司法機關認事用法的權力?NCC又如何認定相關的標準?

其次,NCC在新聞稿中說明,是為了保護當事人的名譽。問題在於,名譽的損害與否,關乎散佈的訊息是否為真,而不是製播、編輯時,是否遵守「事實查證原則」,「查證」是一個行為,「真實」是一個狀態形容,兩者之間並非絕對相關的。NCC如果要保護名譽,則應要求「真實」,而訊息是否真實,根本不應該區分評論或新聞,屬名嘴陳述或主播報導,這一個價值觀不應該因為行為的不同,而有所分別,侵害一旦造成,只是程度的問題而已。

而NCC要求媒體要遵守查證原則,在邏輯上,遵守查證原則並未等於報導真實,遵守查證原則,卻仍為不實的報導,還是必須受到司法機關的追訴;另方面而言,就算NCC涉入並裁罰,當事人仍須透過司法途徑求償或請求刑事處罰,NCC的涉入到底解決、或減少了什麼問題?換一個問題,倘若媒體沒遵守查證原則,但是報導的是真實,NCC要罰嗎?這還是會回到事實認定的問題。

再來是名譽侵害的部分,對於侵害,法律只有兩種處理方式,一種是事前審查以預防,一種是事後追訴以補償。事前審查戕害言論自由太嚴重了,不可能在民主社會主張。而在事後補償方面,必須透過回復名譽的行為方為有效,例如澄清、公告、賠償。而這些都不是NCC所能強制處分的。NCC的涉入僅能早一點封鎖相關言論,但是NCC不是司法機關,如何能查明事實?NCC又如何去認定,怎麼樣叫做「違反事實查證原則」?NCC不是司法機關,哪來的權力去傳喚所有的當事人?等司法機關調查事實後,也許還得討論不當裁罰的行政賠償?NCC此舉根本就是疊床架屋,徒增困擾。

NCC說明這是一種「暫時性強制處分」,坦白說,憑什麼因為某人單方的請求,就可以封鎖新聞繼續播出?NCC能做到多仔細的事實調查?新聞報導中,報導者與被報導者兩方立場本來就是對立的,報導屬於單方行為,阻止報導的處分卻屬於法律權力,這不叫做「武器對等」,這叫做「恐怖平衡」。「武器對等」是保障司法程序的兩造可以擁有同等的資訊以及法律知識,以便在司法程序中保持地位的對等,保障實質的審判公平,讓兩造當事人都能充分行使權利,而不是嚇阻雙方不得有任何行為,就像「犯罪行為」與「正當防衛」兩者並不稱為「武器對等」。

綜觀修正草案的內容與NCC的說明,該法在實際運作上問題將會非常多,因為牽涉到事實認定與調查,都不是NCC的權責,而NCC所為的行政裁罰,既不屬於刑事責任的罰金,也非民事責任的損害賠償,而是屬於行政機關要求媒體履行某種義務的手段。問題是,媒體若有不當,本來就得負民刑事責任,在一罪一罰的原則下,若司法判決成立,便不再有行政裁罰;而如果司法判決媒體沒有民刑事責任,在相關的案例下,行政裁罰將師出無名。

詳言之,為求程序快速,行政裁罰應早於刑事處罰,但為了落實一罪一罰原則,行政機關會等司法機關做出判決。屆時若刑法判決成立,NCC不再罰;刑法若判決無罪,NCC沒理由罰。那麼,NCC急急忙忙的做出暫時處分,有何意義?把報導阻斷,眼不見為淨?

還是讓司法機關來處理相關事件吧,NCC不需要涉入太多。現行相關法律已經有很多處理不當言論的規範,NCC對於言論自由就算自以為只「稍加」積極管制,都會引來侵害言論自由的批判。閱聽人的自由與權利,不需要NCC自以為保母一樣的插手亂管,請回歸自由市場競爭,讓接收資訊的人自己決定是否適當。
Tags: ,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