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權法加入「通知/取下」機制~不當立法!

| |
October 8, 2008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7534
Category : 智慧財產法 | 3 Comments
日前,行政院通過著作權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促使網路服務提供者(ISP)與著作權人合作,建立「通知/取下」機制。著作權人發現網路上有侵權情形出現時,得通知ISP迅速取下侵權資訊,遏止非法資料的流通。

對於這樣的立法,個人深以為不當!

首先,條文賦予著作權人通知/取下的權力?並非如此!大錯特錯!

正確的說,是賦予「發出通知者」有權力強制ISP配合,取下其所「宣稱」侵權的著作內容。因為ISP不負責判斷侵權的情狀,也不判斷該「發出通知者」是否為「真正著作權人」,僅單方接到通知後取下。這種方式,完全將我國民法請求權基礎的運作方式整個顛覆。某人聲稱為權利人,自行主張權利而無須透過司法單位實現,也無庸舉證(ISP並不負責認定,無從舉證),便可單方發出類似強制執行的要求,而法律竟允許強制ISP照辦。在民主法治國家中怎麼能容許這種野蠻的單方強制條款?

再者,對於不當的取下通知,則要求「回復請求人」去進行損害賠償請求。

受害者向加害者求償,必須透過一定的法律程序為之,以確認侵權情狀之存在。這次修法在尚未確認侵權情狀前,即允許受害方阻斷加害方之行為,而受害或加害之事實根本尚未明朗,等於先要求加害嫌疑人付出代價。這種憑嫌疑即強制作為,不管雙方的地位對等與否的作法,非常不當。

本來著作權人受侵害而請求損害賠償,是理所當然,這個修正案完全向著作權人利益方傾斜。著作權人本來就有刑事的威嚇力、民事的損害賠償請求權,現在還外加單方要求取下的強制權。這種草案顯示司法體系的怠惰,不想審理案件以及迴避任事的心態。

公平以及講求時效的作法,仍然是應該設立類似假處分(民事)或聲請定暫時處分(行政)的程序,由權利人準備一定擔保,向著作權專責法院提出聲請。在審酌初步證據、確認權利人之後,由法院發出暫時強制命令,要求ISP取下侵權的內容。

這整個過程可以設計成「一造聲請處分」的模式,至少由法院把關,不應由法律直接授與強制力,跳過法院的司法審理權。ISP只負責取下,什麼審核都不負(也不能負),憑一面之詞就可以弄掉人家的內容,這對人民的自由與權利造成太大的侵害了。

立法者總是接受不當遊說,腦袋簡單並且懶惰至極,設計了這套很爛的草案。若有人濫用權利,立法者也不過輕描淡寫的叫對方去請求損害賠償。著作權人如果真的受到侵害,他本身就一定會請求損害賠償。可以想見在一個侵權狀態中,由於事實是不明的,A是上傳內容者,B是主張擁有著作權者,B會要求ISP取下,並向A提出損賠;問題是A可能自認合法,也向B提出損賠請求,並又向ISP提出回復請求;AB雙方爭議尚未明朗時,ISP應僅有保留資料原始狀態的責任,靜態判決結果。新的請求權將程序與事實整個複雜化,引來一整堆的爭議。

制度應該設計的公正、公平也兼顧效率,並且正確的分配法律責任,不要輕率的賦予強制力,避免權利濫用也避免不當訴訟。
Alvin Says: Email
June 29, 2009 00:57
在我國無著作權認證機制運作前提下,判斷誰為著作權人本來就存在爭議。而著作權法仿效DMCA<通知/取下>機制,固然保護ISP業者,讓業者至少有可循之保護措施,然而就如美國的運作實證(尤其Perfect 10 v. CCBill案後),ISP業者將傾向在接獲侵權通知後,寧可先採取下動作,如此即可能影響網路服務使用者在網路上言論自由的權利。在美國仍對此議題檢討時刻,我國貿然採取此措施是否真能如預期減少ISP責任,或者反而引起更多爭議,仍待後續觀察....
妹妹 Says:
June 23, 2009 15:30
我也不認同您的看法。

著作權法之所以做這個修正,是因為音樂權利人團體把著作權法修得過嚴(第九十二條),導致幾乎所有業者(只要涉及網路)都被某些著作權蟑螂亂告一通。
也許法條可以寫得更嚴謹,但絕不是像您所說的簡單思考。

擷取您上面所說的某一段:「一個侵權狀態中,由於事實是不明的,A是上傳內容者,B是主張擁有著作權者,B會要求ISP取下,並向A提出損賠;問題是A可能自認合法,也向B提出損賠請求,並又向ISP提出回復請求;本來只要B一方提出訴訟,問題就能解決,現在請求權與程序整個複雜化,只因為有個笨蛋修法說ISP應該先把內容取下!引來一整堆的爭議。」

但事實上,現在的案件中,很多根本跟您想像的不一樣。而是B自認並主張擁有著作權(B可能還在跟A互告,爭誰是著作權所有人),但B看到ISP上面有,立刻送一個案子到法院,告ISP賠償五千萬。但ISP根本沒有辦法保護自己,只要有人告一個案子就得要去。這才是浪費訴訟資源。
你所舉的例子,本來就應該看做兩件事情,B與A互告,B並告ISP。但如果A才是著作權人呢?為什麼要容許B可以直接要求ISP取下,犧牲A的權益來保護ISP?
此外,我並非全然反對通知取下的機制,而是認為應該有一套法律程序來進行,不是B單向ISP一提出就成立。至少目前民事假處分的程序就可以援用,有什麼好不簡單的?
陳志宇 回覆於 June 23, 2009 18:18
LEE Says:
October 22, 2008 08:46
不認同你的看法
現在著作權已經有點大到矯枉過正
處處保護著作權人到家
一不小心衰到的都是一般小老百姓
變成一種保護資本主義的惡法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