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機密與內亂外患

| |
August 8, 2008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6776
Category : 時事評抒 | 0 Comments
從筆者學習法律以來,刑法上大大小小的罪名幾乎都看過實際案例,少數沒看過的,因為發生年代過於久遠,例如「內亂外患」,而且是針對總統提告的,完全沒見過。

新聞報導,民進黨針對馬總統將國務機要費卷證資料的機密核定註銷,向地檢署提告外患罪。

首先,前後任總統職權行使上出現衝突,不應是內亂外患罪的發動因素,這本屬政治問題,也是政黨政治輪替的重要因素。現任總統對前任總統的作為,不應全然接納,以我國的政治與法制而言,整個體系是傾向尊重「總統」這個職位的最高性,要矯正前任總統行使職權的錯誤,得靠後任總統來達成,「法律」不針對這種情況進行審查,必須由「憲法」位階的總統職位來發動。

其次,最符合此次事件的,應屬外患罪中「洩漏機密」的部分,「內亂」的基礎是非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外患」的基礎是通謀外國,開戰或交付領土,這些情狀在法律構成要件上,均無法符合。

然而,外患罪中的機密是屬於「國防」機密,國防以外的機密,係由瀆職罪來規範。國務機要費的支出有包含「國防」機密嗎?從目前公開的資料而言,最多是與外國人士接觸的記錄,難道如軍購的遊說,還得由國務機要費支出?筆者認為這實在是匪夷所思。

國家各種機密的執行與支出費用,有各種的預算與稽核方式,而相關的程序本有考量保密的需求,例如支出領據的簽核人,不用真實身份;支出的項目無需細項,甚至代號即可。

如果我們根據陳前總統的描述,在國防部、國安單位、外交部等機關以外,尚有「總統府」自行發動的機密預算需求,而這些機密不能由國防、外交的機密預算支出,連項目都不能由「總統」以外的人知悉,這到底是什麼「機密」?

運用公務費用支出的成果,在制度層級上,必須要「移交」給同等級的職務人員,即使我們肯認總統可以用國務機要費搞自己的機密,前任總統卸任時,應該要將成果與內容一併移交給後任總統,怎麼可以出現連後任總統也無法知悉的機密?難道我們允許每一任「總統」都僅憑一己自由,將任何公務機密當作個人私產,既不移交也不存檔?或是乾脆存留在自己腦海裡,帶進棺材?

我們有哪一條法律允許前任的總統可以這樣?前任總統將任內的國家機密隱匿不移交,這種行徑難道不是更嚴重嗎?國家機密是屬於國家的,是屬於全民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將國家機密據為己有。做為重要國家資訊,每一任總統都必須完整移交於後任總統。

存在這種不符法制的機密時,我們應該審慎的思考,為何總統違反法律制度,秘密與外國接觸?倘若這行為真實,其嚴重性遠高於洩漏機密!這才是我們真正應該擔心的!

誰才違反「內亂罪」?


個人政治立場當然有不同,可是討厭某人是一回事,指控某人「內亂外患」是另外一回事。根本上我並不認為陳前總統真有「通謀外國」的情形,為了阻止國務機要費的偵辦,而使用這樣的指控跟手段,是非常不適當的。

在制度設計上,為了避免爭議,設計了許多的關卡來防止,如果真的是重要的機密,按照正當的法律程序進行,才是保守秘密最好的方式,因為違反制度的作為,受到法律的偵辦,是理所當然的,國家越來越朝向法制化,無論何種職位,均應依法執行、行使職權才是,如果總統的作為可以不受法制的監督,那才是國家真正的危機。

國內的政治人物應有基本的風度,無論妳多討厭妳的政治對手,都不該用這種莫名其妙的指控,事實真相總是得查明的,屆時變成一場超大笑話,人民可並不覺得很好笑。
0 Response to " 國家機密與內亂外患 "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