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著作權法反規避條款:第四章.檢討與結論

| |
June 10, 2008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5983
Category : 批判著作權法反規避條款 | 0 Comments
科技措施的保護是因應技術進步的法律安排,各國採行期間甚短,對權利人、使用大眾及產業技術的影響如何,尚待經驗檢證。而且技術措施日益進步而不易規避,壓力團體又不斷要求各國政府擴大對技術措施的保護,因此使得學界憂慮是否會因而使得人類社會賴以進步的「自由文化」(free culture)會被限縮為「許可文化」(permission culture),導致另一波的資訊獨占(黃銘傑,1999)

在此背景下,我國著作權法在訂定技術措施之保護規定時,應有整體性思維,而盡量深度規劃,避免躁進,破壞著作權法調和公益與私益的生機。此次修法,針對防盜拷措施整體規範之思維,以及公共利益之考量,將來可以再進一步深思規劃。

其次,著作權法制的本質是著作權人、使用大眾及國家間所締結的社會契約,從來就不只是以片面保護著作權人為目的。然而近年來著作權法不斷在水平及垂直面向加大並延長對著作權人的保障、加重對「不法」侵害的刑事處罰,也許已經對若干層面之群眾引起社會疑慮,因為每一次著作權法修正時,都會一定程度的讓某些人感到不安、甚至誤解主管機關之修法,因此主管機關應戒慎恐懼,不要讓人誤會其係過度立法,而破壞著作權法首條宣示的社會契約本質。

1.重新思考定位合理使用和防盜拷措施之間的關係(陳家駿,2004)

這裡應該特別指出的是,前面雖然已提到合理使用和防盜拷措施之間的關係,更應從目前思考架構當中跳脫出來,針對違反防盜拷措施,既然也是屬於侵犯智慧財產權之一部分,則似乎應該回頭來,將著作權法中是否構成侵權之合理使用的原則,重新加以思考定位,考慮如何將合理使用原則,在一定的範圍內整合性地放入防盜拷措施之中。

因為合理使用原則,已成為著作權法各種具體例外規定之外(第44條到第63條),可再用來限制著作權的一般性法律原則,此點迴異於歐陸法系的著作權法,而是師承美國。正如最高法院91年台上字第873號判決所言:「舊法有關著作財產權之限制(學理上所泛稱之合理使用)僅限於第44條至第63條規定之範圍,而第65條係為審酌著作之利用是否合於第44條至第63條規定所訂定之判斷標準。惟著作權利用之態樣日趨複雜,舊法第44條至第63條規定之合理使用範圍已顯僵化,無足肆應實際上之需要,為擴大合理使用之範圍,新法(87年修正公布)將本條修正為概括性之規定,即使未符合第44條至第63條之規定,但如其利用之程度與第44條至第63條規定之情形相類似或甚至更低,而以本條所定標準審酌亦屬合理者,則仍屬合理使用。」

既然合理使用原則在我國已成為可用來限制著作權的一般性法原則,所以建議主管機關將來應該以合理使用原則之核心價值為依歸,確實行使此項授權,以平衡公益與私益。比較歐盟及德國法制,再以我國發展的程度而論,至少著作權法第49條時事報導、第51條供個人或家庭為非營利使用、第52條報導、評論、教學、研究使用,以及第53條為視覺、聽覺機能障礙者等四種攸關公共利益,及個人在資訊時代之大量重製需要的例外規定,應該是主管機關定可以考慮定為保護技術措施規定的例外事項。

2.適度衡平課予著作權人相對義務(賴文智,2003)

在技術措施的鎖定下,相關的交易條件將趨於不透明,不利交易安定及消費者保護。此外,技術措施不斷改進精良,常非例外規定受益人所能趕上。為避免可能弊端,德國著作權法在歐盟著作權調和指令的授權下課予著作權人相當義務,值得借鏡。我國未來可考慮修法適度課予著作權人下列兩種義務,並對違反此兩種義務的行為一律處以行政罰鍰,借國家高權作為引導公共意見重視著作權利益的平衡。

A、提供必要手段之義務
例外規定受益人(使用人)雖然如上所述,應該可以逕行規避技術措施,不需先向權利人請求許可,但是因為並不是每一個受益人均具備規避技術措施所必要的技術能力,所以應仿效德國著作權法,課予權利人提供規避技術措施之必要手段的義務,以及授予例外規定受益人要求權利人提供規避技術措施之必要手段的權利,才能落實受益人的權利。

B、標示之義務
著作權人若採取技術措施保護其著作物,必然會影響到著作物使用人使用該著作物的能力,進而連帶影響其是否購買或使用該著作物的意願,因此為提升交易內容的透明、保護消費者以及維護市場的正當競爭秩序,應仿效德國著作權第九十五條之四的規定,要求著作權人明確標示其採行何種技術措施以及該措施之特徵(尤其是對使用的限制)。此外,還應該課予著作權人標示例外規定受益人行使提供必要手段請求權時所需要的資訊,例如著作權人姓名、商號及地址,以加速受益人自例外規定獲益。

3.加強消費者保護

科技保護措施做為法定的保護,著作權人將可完善的控制著作物,在這樣的前提之下,現行著作權法上對於消費者權益的限制(例如音樂、軟體的出租權),或是消保法上的鑑賞期、退貨自由等等的相關規範,也可加以放寬,因為消費者受保護措施的影響,必須在無法接觸著作、得知內容的情形下購買,非常難具體的達到「資訊充分知悉」的消費者保障原則,同時廠商藉由保護措施,可以確實的阻擋消費者偷備份等等的行為(因為散佈反規避的方法、器具就違法了)。此外如線上下載的商品,影音、圖文等,都可因為保護措施的存在,而使得著作人的權利受到極大的保護。

因此相對更加弱勢的消費者,法律亦應在其他層面上,給予衡平的調整,將部分本屬消極對抗的抗辯權,轉換成為積極的、具體的使用權。科技與法律如果能解決盜版的問題,當然也可以賦予廠商更大的義務,來好好的保護消費者,畢竟,相對於廠商而言,消費者是他們的利益來源,他應該也會贊成。

防盜拷措施的規範,僅僅在單方面增加保護著作權人採行的技術措施的同時,削減合理使用的範圍,而未見增加著作權人何種負擔或義務,使其在新制下為公益的達成做出貢獻。為了避免有人認為其係過於偏袒權利人的立法,而偏離著作權法的正當性基礎,並非整體國民之福,因此,主管機關亦應從長計議,短期內詳細說明本制度之精神,而長程的規劃是博採眾議,在本制度實施一段時間後,考量是否進一步再適當修正。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