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世界趨勢

為解決伯恩公約之後,網際網路數位化科技對於傳統著作權法所產生之衝擊,聯合國所屬之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簡稱WIPO)於1996年12月在瑞士日內瓦總部之日內瓦國際會議中心(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Centre of Geneva, CICG)召開了「關於著作權與鄰接權相關問題之外交會議(Diplomatic Conference on Certain Copyright and Neighboring Rights Questions)」,並通過了「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著作權條約(The WIPO Copyright Treaty,簡稱WCT)」及「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表演及錄音物條約(The WIPO Performances and Phonograms Treaty,簡稱WPPT)」等二項國際條約。

在該二項條約中,均分別就科技保護措施於WCT第11條及WPPT第18條作相關規定如下:

WCT第11條 有關科技措施之義務

締約各方應有適當之法律保障及有效之法律救濟規定,以對抗規避著作人所使用於行使本條約或伯恩公約所定權利,或供作制止未經著作人授權或法律所允許對其著作所為行為之有效的科技措施。

WPPT第18條 有關科技措施之義務
締約各方應有適當之法律保障及有效之法律救濟規定,以對抗規避表演人或錄音物製作人所使用於行使本條約所定權利,或供作制止未經表演人或錄音物製作人授權或法律所允許而對其表演或錄音物所為行為之有效的科技措施。

這兩個WIPO條約,不但要求各締約國賦予著作權人、表演人與錄音物製作人過去所未有的權利,WCT第11條與WPPT第18條更共同要求締約國,對規避有效技術保護措施之行為,提供充分的法律保護與有效的法律救濟的規定,這也是引發爭議最多的各國科技保護措施的法源所在。由於此新增的義務為傳統的著作權法所無,因此亦引發諸多的討論與疑義。(章忠信,2003)

事實上在WIPO外交會議於討論這兩個條約時就已經有相當大的爭議,故在該條約中均只有原則上的規定。例如WIPO條約僅要求締約國對「規避行為」(circumvention)做規範,並僅禁止造成侵害行為,並未要求締約國對「準備行為」(例如製造、銷售、進口等)加以禁止,但是各國則因為其個別之考量而有不同之立法規範。

雖然這兩個條約已經通過數年,但是技術保護措施義務的影響力卻一直到最近才逐漸發揮。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各國根據WIPO條約所制定或修改的法律正陸續完成,而所衍生的訴訟案件亦直到最近才陸續出現,例如美國所出現的DVD,RealNetworks與等案件。由於法院初步的判決都是認為這些新的利用形態違反科技保護措施的規定,使得WIPO條約的影響力逐漸開始發揮。(陳家駿,2004)

2.我國法律的修訂

為因應我國加入WTO,並使我國著作權法制能符合國際規範,智慧財產局早先提出著作權法部份條文修正草案,欲將WIPO條約中的相關規定落實在我國著作權法之中,並增訂科技保護措施及電子化著作權權利管理資訊保護規定。

在科技保護措施規定方面,修正草案擬議在第3條增訂第15款,規定科技保護措施係「著作權人為防止其權利被侵害所使用有效之科技方法。但用以限制他人依法得利用該著作之行為者,不屬之。」若有違反之行為,包括意圖供侵害他人著作權而製造、輸入、散布專供規避科技保護措施之設備,或提供專供規避科技保護措施之服務或資訊者,依草案第92條之一,可以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並併科十萬元以下罰金。從此等規定觀之,主管機關意在採取低度規範方式,不但只對「防止侵害權利的技術保護措施」提供保護,亦僅對「準備行為」做規範,而不及於「規避行為」,同時違反的刑度也比一般侵害著作權刑度要低。(陳家駿,2004)

但是經立法院審議後,立法委員認為剛通過的刑法電腦犯罪專章已經可以涵蓋科技保護措施,因此僅通過電子化著作權權利管理資訊保護規定,也使得是否應繼續訂定科技保護措施有研究的必要與價值。但於民國93年8月時,立法院卻意外的將科技保護措施之條款納入立院議程,並經立院三讀通過,並將科技保護措施,改為「防盜拷措施」。

歷經立法過程後,目前反規避條款,在我國著作權法上即明文稱為「防盜拷措施」,見於著作權法第3條第18款「指著作權人所採取有效禁止或限制他人擅自進入或利用著作之設備、器材、零件、技術或其他科技方法」。從立法理由以及條文內容來看,同時包含有「控制接觸」與「防止利用」的意義,並以「有效性」為要件之一,這些原則與國際一般立法趨勢大致相同。

然而,條文中卻很明顯的將防盜拷措施之內涵予以不當擴大。原始行政院所提出之版本中,將本法所欲規範之防盜拷措施,目的限縮在「一、主要供破解、破壞或規避防盜拷措施之用者。二、除前款用途外,其商業用途有限者。三、為供破解、破壞或規避防盜拷措施之用而行銷者。」最主要的理由是,從國際立法趨勢來看,不論是歐盟指令或美國DMCA法,都有類似限縮的目的用語。

因此,美國或歐盟的規範,很明顯的都將科技保護措施,會構成侵害的客體用途加以限制在主要供破解之用;此外,商業用途的限制必須是為了作行銷等商業用途,因此,當初行政院草案的版本,是非常正確的規定,但不知為什麼,這次在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條文,竟然將這三項限制全部拿掉,此誠令人驚訝!(陳家駿,2004)

早先於92年立法院之所以不想通過該類條文,部分原因是因為擔心影響到我國產業的發展,而課予過多的負擔,但現行的條文,卻又將應當限縮之條件予以放鬆,導致其適用的範圍無端擴大,對產業界、消費者都產生重大衝擊,立法院的修正,真可以說是過猶不及。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