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體著作權 - 多國語言與改作權之爭議

| |
September 4, 2007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9208
Category : 智慧財產法 | 0 Comments
軟體著作財產權與傳統型態的著作財產權有許多不同的分別,也因此,著作權法上對於軟體著作權,有許多額外不同的規範或限制。而根據軟體型態、設計與功能的不同,即使在著作財產權的適用上,也會因不同的態樣,而有不同的解釋與適用,本文所欲探討的,是改作與多國語言內容的問題。

首先要說明的,全球化的觀念下,軟體發展也產生了相對應的概念,在以往,軟體的多國語言問題主要反映在兩方面:

其一,是軟體內部的資料處理,因為多國語系的內碼不同,產生了許多的問題。在電腦內部資料的處理上,各國語言的電腦系統,因人類所認知的語言不同,其內部處理資料的電腦內碼不同,因此如果在英文系統上處理中文資料,便會出現無法以人類認知解讀的亂碼;更進一步,以文書處理軟體來說,在一份文件中若同時置入多種語言文字,會出現部分語言文字無法妥善處理的情形。如今,在新式的作業系統中,制訂並採用了包含多國語系支援的統一內碼格式(Unicode),使得多國語系的資料處理上,更加完善。

其二,也是本文所欲探討的,是軟體介面、軟體內容、功能的多國語言問題,也就是一般所謂的「中文化」、「中文版」、或任何形式的改變,與原始設計出來的軟體間,其著作財產權的問題。

一、行為本身所牽涉的問題:

1.軟體介面中文化

目前我們所知道的軟體介面中文化,大體上分為:

a.直接更動軟體的原始碼,將軟體介面的原始程式碼,關於文字的部分作更改。
b.軟體功能或介面較為簡單時,可能無須更動程式碼,只要更動少部分關於介面顯示的檔案內容即可。
c.軟體設計時即考慮到介面多語翻譯的需求,故將語言檔案獨立出來,以對應的方式呈現,此時只要將語言檔案加以翻譯即可。

電腦軟體的程式碼,係電腦系統解譯執行,完成一定工作所用,並無人類知覺認知上的語言差異。中文化僅指操作介面、功能表的部分改以中文呈現,而這佔整個程式的比例多半不大,甚至與程式的主要功能無關(例如"Open File"與"開啟檔案",雖然呈現的語言不同,但都指向同樣的打開檔案功能),從而,站長認為並不具備「改作」產生「衍生著作」所必須的創作性,因為電腦程式的「創作性」,應該來自於其功能設計。

在這個前題之下,其實無論以哪一種方式將介面中文化,並不影響軟體的原始性。從而,中文化之後的程式或是單純的中文化檔案(Patch),並不擁有衍生著作的獨立性,其仍然是原始著作的一部份。

2.資料處理、儲存軟體(文書、資料庫)的多國語系支援

如果該軟體本無多國語系的支援,而更動程式碼使其可以支援,更動程式碼、影響軟體功能的行為,已經使得軟體的原始性受到影響,從而使原始著作的原創性受到影響,然而此種改變,並不構成對於著作完整性(屬著作人格權)的侵害。

3.電子書籍、教育教材、主題遊戲的內容翻譯

多國語系翻譯→改作權、衍生著作

此類軟體的性質是以內容提供為主,因此軟體本身含有大量的原始資料,例如電子書籍的原文、教育教材的原文、遊戲、互動程式的劇情文字等,將這些內容予以翻譯,無論用什麼方式(改原始碼或是有獨立的文字檔),皆已觸及著作權利上的改作權,合法得到原著作權人改作授權,產生的衍生著作將以獨立的著作保護之,未得授權,則為違法改作。

4.字典、翻譯軟體的主程式與字典檔案

主程式、獨立字典檔案→分別為獨立著作

字典、翻譯類型的軟體性質很特別,站長認為可以將主程式以及字典檔案分別獨立看待,各相容字典檔案的作者皆擁有獨立的著作權保護,並不因為相容主程式,而需要受到主程式的著作權影響。因此套用不同字典檔案,涉及重製權的問題,改寫字典檔案,涉及的亦為改作權的問題,然而權利主體歸屬於字典檔的作者,而非主程式的作者。

二、行為後產物的著作權問題:(即中文化後之檔案、方式、成果等)

1.修改程式碼

修改程式碼之後的檔案,由於基本上仍屬於原始著作的一部份,故並不擁有獨立的著作財產權,同時因為與原始檔案的內容混同的關係,也不能將之散佈,簡言之,此種情形所產生的修改成果,是無法適用任何一種合理使用的情形。

2.修改獨立語系檔案

獨立語系檔案的翻譯,由於並不具備著作的創作性,同時若與原始著作切割看待,可謂毫無意義(意即:單純的語系檔案並沒有任何用處),故也不擁有獨立的著作財產權,然而由於其與原始著作的分離性很明顯,單純散佈語系檔案,可以有主張合理使用的空間,因為取用的使用者仍必須自行準備完整的原版內容。

3.內容翻譯

內容翻譯屬於著作權法上明訂之改作,翻譯的內容成果,如係得授權改作,則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若為無得授權之改作,則不能主張獨立著作權,且不能散佈或利用,否則將侵害原作者的改作權與重製權。

4.創作字典檔案

如果將原本之字典檔案翻譯(例如將英日字典改為中日字典),則情況同上述3.;獨立創作之字典檔案,作者擁有獨立的著作權,與字典程式的著作權可完全分離看待,可自由使用、散佈。

5.提供修改之方式、工具

著作權法並未對於相關的工具或是方式的提供有所規範,僅對於迴避著作保護措施或權利管利資訊的方式及工具有訂立罰則。故提供多國語言或是改作之教學、工具等資訊,並不會違反法律的規定。

順帶一提的,相關的教學文章或工具,其作者皆享有獨立的著作權,但是要注意在內容上,應盡可能減少原著作出現的機會(例如商標、圖片等),當然教學的內容,可能不免引用到原著作的外型、圖像等,只能說盡量減少,並且避免含有商標的內容。

三、著作權法上合理使用的規範適用:

1.對市場潛在利益的影響
2.修改之部分佔整體著作的比例

上述兩點特性,在現下的著作利用情形中,有更多可主張的空間。

以網路遊戲來說,由於業者經營網路遊戲的營利,是來自於提供服務之月費,並非由販售軟體所得,甚至於軟體採取自由下載或是贈送的模式,因此修改遊戲的語言支援或是將之作有限度改變(改頭像、音樂檔、圖示等),根本對於業者的市場利益,毫無影響,有時反而對於業者的產生了變相的廣告利益,增加了業者的收入。

因此,潛在的市場利益,除了業者直接由著作獲利的可能性外,也應該參酌業者本身的營運模式,「潛在」的觀念略嫌廣泛,也許將來在實務解釋上,應該更貼近產業實況,較為合理。

在修改的部分,由於軟體著作的特性,有些設計採取「模組」的概念,使的一個著作的多個部分可以很明確的切割,例如聲音、影像、文字、主程式等部分,此時使用者便會去修改部分的內容,也是一種創意的表現。當然就著作的整體性而言,並不因為內容上的切割,而將每一個模組都視為單一的著作權,使用者的修改,等於是改動了著作的部分。

然而,除了多數的修改,都並未侵害業者的利益,因為要運用修改的成果,使用者必須先取得原版方可,另外,在修改的比例而言,因應部分著作的特性,「比例」的認定上,也不宜僅由「大小」、「容量」來界定。例如遊戲程式,主程式的體積可能遠不及裡面的動畫、聲音、圖像,然而主程式卻是最重要的關鍵部分,沒有主程式,其他的部分都無法作用,換言之,「比例」的考量上,也應該就重要性進行評估,才比較合理。

誠然,著作權法給予著作人非常大的控制權,除此之外,著作人亦可利用民事條款或是刑事保護,對著作進行更嚴格的保護。但是著作權不是專利權,並沒有、也不該有那麼強的排他性,讓每一個使用者連合法購買了,都還得戰戰兢兢的使用,深怕一個修改、一個傳送,都侵害了業者的權益。這也跟我國的著作權法以刑事責任來保護,執法者都抱著狹窄構成要件的心態去詮釋法律有關。

「調和公共利益」是一個已經喊到爛掉的口號,許多時候,「公共」之所以不是那麼公共,是因為政府的漠視,或甚至於是過度偏向業者的態度,「怎樣才算合理?」也是一個難解的問題。

我認為第一步,是將著作權法的規範,大量的除罪化,讓合理與否回歸為一個侵權、損害賠償的討論,合理則不賠償,不合理,則就超出的部分賠償,在個案上,具體的將「公共利益」與業者的「市場利益」作一比較,其實對業者來說,也就夠了。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