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之刑事豁免權

| |
November 14, 2006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6851
Category : 時事評抒 | 0 Comments
總統國務機要費的爭議中,關於總統受憲法保障之刑事豁免權,亦成為爭點之一。所謂刑事豁免權,係指總統於任期中,除刑法上內亂、外患兩罪之外,不受刑事訴訟程序的追訴,見於我國憲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總統除犯內亂或外患罪外,非經罷免或解職,不受刑事上之訴究。」

然而,刑事訴訟程序由檢察官發覺犯罪、發動偵查起始,至三審定讞終結,歷經諸多的程序,故憲法上所指「訴究」範圍到底有多大?實務上並無定論。部分學者認為,範圍僅限於刑事審判程序,因為只有審判程序才能真正對犯罪行為產生法律力的影響,另部分憲法教科書則認為,刑事訴究上一切有關行為,如傳喚、拘提、搜索及扣押等,不得對總統為之。


認為訴究的範圍限制在審判程序的人認為,犯罪行為的事實偵查具有時效性,時間若拖長,證據可能滅失、證人可能記憶遺忘,真實的發現將非常困難,待總統解職,可能也無法有效追訴。況且,審判的結果會對總統任期及執行職務造成重大影響,一般偵查、追訴的程序則無此問題,刑事訴訟程序並未對總統有任何職權上的拘束。另一方面,總統接受調查,昭明大信,未嘗不是尊重司法、信守法治的表現,故而解釋上,憲法上的訴究應指審判程序而言。

而認為刑事訴訟程序完全不應對總統有任何動作的人則指出,刑事訴訟本身是中立的,但在政治上往往被擴大解讀,亦可能因檢察官的立場,動輒對總統進行傳喚、搜索,不但影響總統的威信,也容易成為反對陣營的焦點。同時檢察官對現任總統的行為進行偵查時,不免必須做出價值判斷,檢察官代表一定程度的司法權,檢察官在程序中所做出的動作,亦有可能形成司法權干涉行政權的弊害。更進一步說,形同檢察官的司法威信與總統的統治威信相斥對立,凡此,即便後續司法審判還給當事人清白,亦無法彌補所造成之裂痕。

在民主國家中,總統職位到底是「誠信」重要,還是「威信」重要?失去誠信的總統有任何威信可言嗎?然而,這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法律所要保障的是制度,也就是說,在目前的共識中,總統的刑事豁免主要在確保民選總統可以完整的執行任期;講白了,法律保障總統做完任期,但是不須保障總統任期中的「威信」,因此筆者的前提是「不影響總統職權任期」。

概略將刑事訴訟程序分為偵查、審判兩階段時,審判確實是不宜的,但偵查程序也並非可全般自由行之。偵查程序中,有些無須強制力介入的,例如資料的調閱、場所的勘驗、當事人自願傳喚到場等,這些行為在不違反「影響總統職權任期」的前提下,可任意為之。有些則需要強制力介入,例如搜索、扣押,這些則需視現實狀況為之,例如搜索總統府,在時機以及方式上便需多加考量。最後則是拘束力的程序,例如拘提、羈押等,便無法符合前提而不宜行使。

在法治國家中,若給予總統如外交單位「治外法權」的保障,則「法治」一詞,毫無用武之地可言,既然憲法規定並非給予總統全然的「刑事赦免」,確保日後刑事追訴的可能性,有限度的刑事訴追程序仍是必要的。其次,主觀上的「權威」、「誠信」、「威信」,皆無法具體的以法律保障或認定,任期、職權才是法律具體保障的。只要不影響此一部份,在權力分立、依法行政、法治制度的國家中,國家的安定與政府的運作,並不靠總統的威信來維持,建立法律制度、督促政府依法行政,才是國家長治久安之道。
0 Response to " 總統之刑事豁免權 "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