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智慧財產霸權主義(三)

| |
September 3, 2006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6110
Category : 時事評抒 | 0 Comments
在法律制度上,我國與美國的差異主要在於,美國法制重視程序正義,而我國法制則偏向重視實質正義。美國社會相當重視程序正義,甚至認為無程序正義即無實質正義,在一九八○年代研究美國式個人主義的學術著作「心靈的習性」(Habits of the Heart)中即指出,美國社會重程序正義而忽視實質正義或分配正義,已然產生許多社會性問題,例如美國做為全球最富有的國家,卻容許社會上存在這麼多的貧窮與無家可歸者。

由美國這個世界最大也最強勢的智財輸出國的角度觀察,更可以了解智慧財產課題的複雜性,絕對不是單純的好壞或對錯。許多智慧財產權的支持者主張,周全的保護智慧財產權,才能激勵人類創作發明。原則上來說,這些主張是對的,這也是為什麼在大多數的情形下,大家對於發明者與創作者總是給予相當的肯定與支持,但是在複雜的經濟、市場、商業、行銷制度環境底下,上述主張顯得過於單純與天真。很奇特的是,在二十一世紀初,智慧財產觀念昂揚的今日,相關法律所保護的對象中,創作與發明居然只是非常小的部分,最主要的是在於確保優勢廠商、企業能夠攫取在這套生產、行銷、壟斷、販賣程序中的持久利潤,亦即利益最大化。

換言之,我們想說明的是,究竟一個人或一群人的群體智慧產出,值多少價值?微軟工程師的集體智慧產出,產生了多龐大的價值?看看比爾蓋茲每年幾十億美金的收入,坐穩全球首富的位置,以及旗下許多四○歲就可以退休的員工或股東所坐擁的億元身價,但是一個文字工作者、藝術創造者、發明家,卻永遠難以望其項背。當然,我們一直都有一個最簡單的答案:市場決定價值,整個社會遵行一套市場規範與邏輯,賺多少各憑本事,但是在底層的消費者卻總是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這麼貴?

以市場機制為答案一筆帶過?那為什麼整個社會所展現的結果總讓多數人難以接受?因為這關係到整個社會的基本價值,若僅關注過程的公平合理(程序正義),卻忽視社會的實質公平,尤其反應在貧富差距懸殊的「實質不正義」,將造成難以彌補的後果。即便美國為全球最富裕的國家,社會上卻存在許多的貧窮階級。我們對於後者的關懷,正是我們質疑與省思,為何國家持續以高代價支持市場優勢者無窮盡地攫取、累積個人資產,卻對相對居於弱勢的大眾,如此漠視。

智慧財產觀念演變至今,已非單純的個人創作、發明之保護方案而已,更關係著人類社會長久以來被廣為討論的分配正義問題。捍衛一套資本生產利潤系統要花多大代價,又會讓普羅大眾的生活如何?如果不是社會性問題的反思,如果不是市場機制已經成為少數人所把持的利益製造機,何以美國需要制定反托辣斯法?何以各個國家也有相關的反傾銷、公平交易的法案?更何以部份先進國家認為,美國霸權式的輸出智財保護法案,將阻礙開發中國家的發展,更將使落後國家永無翻身的一天。試想,市場競爭的勝利者為何不能乾脆的寡佔、獨佔整個市場?然而後知後覺的以國家力量慢吞吞介入維護競爭的成效如何?

如果政府只是喊喊調和公共利益的口號,卻仍坐視廠商無止盡的攫取資源;如果政府只是一再一再的甘做廠商的利益極大化工具,而不思考社會價值的實質分配正義;如果政府無能提出一套客觀的智慧財產價值評量制度;那麼許多的衝突、反對,只會一再上演,而貧富差距所造成的社會黑洞也更加難以解決。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