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智慧財產霸權主義(二)

| |
September 3, 2006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5258
Category : 時事評抒 | 0 Comments
在知識經濟的新時代,智慧財產的發展以及保護,對於國家而言,已經成為基本經濟政策的一環,甚至可說一個國家對於智慧財產的保護態度,應該要取決於這個國家知識經濟發展狀況而定。換言之,如何保護智慧財產,其所採取的態度、手段,所制定法規的嚴格度、執行面,應視為國家競爭力發展的策略手段,在立法層面而言,就是策略性立法。

由英國政府籌資設立的「智財權委員會」在2002年九月就曾發布一項報告,建議新興國家應逐項修改西方的智財權制度以適合本國之情況。這份英國的半官方報告所傳遞的中心思維有二:一是,除非對自家之民生與經濟有利,否則新興國家必須避免水平移植富裕國家的制度;二是,為了全球性的永續發展,富裕國家應該停止「強悍輸出」智財權保護制度。因此以我國而言,遵循國際共識才是正確的做法,而非一味因討好美國而簽下幾近喪權辱國的條款。

智慧財產的保護原本是為了獎勵創意與發明,促進社會文明發展,現今卻演變成私人利益的專屬保護壁壘,其鎖閉的程度,根本不能稱為自由經濟。部分經濟學家甚且斷言,智財權阻礙智慧財的合理使用和擴散,如此實將緩慢人類文明賴以進步的創新活動。在生活中,無論資訊、生物科技、醫藥或影音視訊,每件產品的背後都隱藏著無數各有所屬的智慧財產權。實際上,縱使全球再尖端的廠商也沒有能力單靠自己的智慧財去開發全新的科技,必得集合自身與外部的智慧產出才能合法產製新物。領導大廠一方面雖可坐收大筆的授權金,但卻因必須使用外部專利或著作而相對付出大筆的權利金。一進一出之後,也許賺沒多少,但產品開發和製造成本卻看似提高許多,最後就是轉而影響到全球消費者的利益以及經濟文明的進步。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說:「多瑙河雖有航行之利,但對巴伐利亞、奧地利和匈牙利諸國來說,卻沒用處。如果他們當中任何一國佔有整條河的水道,直到它注入黑海,它的商業交通作用,便會和目前大不相同。」現今之智慧財產的保護便如同當年巴、奧、匈三國對多瑙河各擁主權的情況一樣,重複性的獨占、重複性的延伸利用、再利用,已經將經濟長河的航行之利,寸斷斬絕,結果便是貧者越貧,富者越富,貧苦清寒可能無金錢購買優勢生技廠商新生產的昂貴專利藥物。最為荒謬的例子,就是利用某些國家獨特生物品種所開發出來的新藥品,卻任由外國廠商獨佔專利,該國家反而須付出龐大的金額購買,荒謬至極。

此回美方對我國保護智慧財產權的要求,在程度上根本不合理的。以往我方的著作權保護,就已經是相當嚴苛失衡了,美方居然要求修法擴大公訴範圍。這種將「微罪」膨脹成「巨惡」的無理脅迫,只會讓我國的行政與司法成本有龐大而無意義的浪費。並使資訊的散佈、學生的受教權遭受嚴重限制。一旦此等條款訂立,日後檢察官與司法警察乾脆在校園設立常駐機關,而後拆電腦和翻箱倒櫃的情景再現。

美國「強權傲慢」至此,根本沒有資格自居世界警察或是民主先驅,其對外國之態度,比之帝國主義有過之而無不及。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