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彩券與賭博罪

| |
September 3, 2006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13462
Category : 刑法 | 2 Comments
據媒體報導,由於台北銀行發行的「國民彩券」,造成全國民眾瘋狂搶購,因此,線上遊戲業者便設計透過線上遊戲平台,推出類似「刮刮樂」的虛擬「國民彩券」(下稱虛擬彩券)。該虛擬的彩券沒有十八歲以下不得購買的限制,最大獎並可獲得三十萬的遊戲虛擬貨幣(在該遊戲稱為魔幣)。

 由於公益彩券係以「公益彩券發行條例」以及「公益彩券管理辦法」為法源依據,不會構成刑法的賭博罪,然而虛擬彩券並無發行之法源基礎,而且魔幣與新台幣有玩家私下交易的的情形,甚至傳出有兌換比例約等於100:35,則是否演變成另一種形式的彩券?甚或成立刑法的賭博罪?

 由基本構成要件(刑法第266條)加以討論:

一、構成賭博之行為:所謂「賭博」,乃以一定事實的發生與否,決定財貨歸屬之行為,在民法稱為「射倖性」契約,最典型的合法態樣就是【公益彩券】,而【保險契約】的性質亦屬之,除有法律明文允許之情況下,其他類似的行為概認定為【違法賭博】。據報導,贈送魔幣的虛擬彩券,是採類似刮刮樂的模式,使用者先於線上遊戲平台以【魔幣】購買虛擬彩券,然後由其上之隨機或自選號碼來決定是否獲得魔幣以及數額。而使用者刮出之號碼為何以及是否為獲獎之排列組合~則為未知之不確定事實。

二、使用者因輸贏而產生財貨得喪之結果:一般單純的猜謎行為,不涉賭博性,僅是參賽者對於主辦單位所提問題做回答,答對的人可獲得主辦單位所提供的獎品,答錯者並無需負擔任何損失,與一般賭博須先下注、會有輸贏的情形不同。但是在虛擬彩券,使用者必須先以魔幣購買彩券,換言之,刮彩券若未中獎,將喪失一定數額之魔幣。

虛擬貨幣是否具有經濟價值?以現在線上遊戲的風氣而言,虛擬貨幣在玩家之間的交易行為已不是新聞,因此基本上應認為虛擬貨幣具有經濟價值。唯站長認為該經濟價值的社會客觀性太弱(另專文探討),遽以此認定將造成責任之不當歸屬(見第四點後段)。另外,使用者因為參與刮彩券而將耗費上網的時間與費用是否算入賭注之成本?站長採否定看法,因為該遊戲的主要性質並非於彩券,使用者的遊戲行為非常多樣,硬要將此一部份的支出由整體遊戲行為畫出,並無實益。

三、賭博行為的雙方:遊戲業者通常都會禁止玩家私下進行虛擬貨幣的真實交易,但是無論如何,虛擬貨幣的交易以及兌換比例並不是由遊戲公司主導。此次業者的活動方式係以販售點數卡內附一定數額之虛擬貨幣作為促銷手段,也就是說玩家實際上的主要購買標的,是一定的遊戲點數,在公司與玩家之間仍不存在虛擬貨幣的真實兌換行為。即使仍要認定玩家支付的價金有取得一定數額之虛擬貨幣的效果,實際則仍無法以虛擬貨幣逆向要求遊戲公司兌換現金。所以若竟因玩家間的私下行為,致業者受不可測之法律風險,顯然不符合刑法明確性的原則。

以下額外要件的成立前提為虛擬彩券視為賭博:

四、【場所】之要件:是否屬於在公共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刑法賭博罪的構成要件之一為「於公共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可是虛擬彩券係於網路遊戲平台上投注,並沒有實際空間的存在,所以是不是會構成「場所」之要件,可能會產生一些爭議。但為暫時性減少爭點,因此站長暫時擱置刑法不可任意類推的原則,擬將網際網路認定為不特定人得自由出入之場所。

五、【常業】之要件(刑法第267條):縱然認為於網際網路上投注,不會構成「場所」之要件,可是仍存在特殊狀況。刑法中關於「常業犯」的規定,此種情況不論「場所」。因此,若使用者玩彩券遊戲上癮,甚至以之為維生之用,就可能符合「常業」的要件。(2007.08.01修改:刑法修訂後,已刪除常業犯之規定)

六、【聚眾】之要件(刑法第268條):該線上遊戲,可供不特定之多數使用者上線購買彩券,其聚集性符合「聚眾」應無爭議。那麼彩券之【莊家】是否因此而獲利?事實上,線上遊戲的業者,可藉由刮刮樂彩券的方式來增加遊戲購買者以及上網使用者之人數,當然有因此額外增加收入來源之可能,就賭博罪而言,【營利】並不以做莊家直接由賭博行為抽取利益為限,所以就此而論,線上遊戲業者可算獲有利益。
 
虛擬彩券以魔幣為獎金,使用者可以將魔幣換取新台幣,亦屬於公開之行為。探究其所以可知,該虛擬彩券並非由單一當事人關係所構成的,也就是說(遊戲公司-玩家)或者(玩家-玩家),都無法完整構成真正的(莊家-賭客)關係。

一般玩家取得虛擬貨幣的管道有三:

1. 購買遊戲點數:遊戲公司為促銷,可能會附贈一定數量之虛擬貨幣。由於虛擬貨幣對於遊戲公司而言,根本不具成本,同時也不是進行遊戲的絕對必要條件,虛擬彩券更不是遊戲的主活動。何況虛擬貨幣與一般遊樂場的代幣性質不同,代幣是進行遊戲的絕對條件,性質上其實更類似於遊戲點數。

2.玩家之間的購買或贈與

3.於遊戲中以遊戲方法取得:打怪物、賣虛擬物品等。

所以將玩家支付價金取得虛擬貨幣的情形視為【賭博支出】,立論上就顯偏頗,因為遊戲公司本身並不獨立販賣虛擬貨幣,通常是為促使玩家購買遊戲點數,方於具備真正客觀交換價值的點數中附送。其後將虛擬貨幣兌換新台幣時,跟遊戲公司更是一點關連也沒有,玩家必須自行尋找有意願的其他玩家才有可能兌換。所以既然關鍵要件取決於玩家與玩家間私下的行為,卻竟要遊戲公司因此承擔違法的責任,顯然犯了【以不確定之他方行為,致使無因果關連的另方承受不可預測之違法風險】之謬誤,於責任分配太過不合理,更何況三方之間互相並無犯意連絡。

此外,雖然虛擬貨幣在某種層面上具備交換價值,但是對於遊戲公司卻不然,否則遊戲公司豈非得先因贈與玩家大量虛擬貨幣而課以【贈與稅】?因此斷然推論虛擬貨幣具備客觀交易價值,並不合理。

綜上所述,在任兩方行為皆無法完整涵蓋賭博的構成要件,且兩方行為並無因果牽連時,縱使虛擬彩券也名為彩券,實際玩法與真實世界也類似,但是其利益的交換方式,實質上確大相逕庭,因此站長認為虛擬彩券並無法符合於現實中的賭博罪。
2 Response to " 虛擬彩券與賭博罪 "
陳志宇 Says: Homepage
August 2, 2007 17:22
感謝提醒。zan
Matt Says:
August 2, 2007 00:35
刑法267已經刪除了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