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刑法出發看成大事件

| |
September 3, 2006 by 陳正一 | Popularity:6635
Category : 刑法 | 0 Comments
因有人舉發成大學生違法重製MP3,西元2001年4月11日中午,台南地檢署檢察官對部分成大學生宿舍進行搜索,當時不單是成大,乃至各大專學校的大專生人心惶惶。同一時間,網路上也充斥著幾乎是壓倒性的批判聲音,更有甚者,還有許多學校的學生會組成類似自救會的組織,以為因應之道。然而,仔細分析網路上所謂的輿論,我們可以輕易發現到,絕大多數批判檢察官的聲音,多來自非法律系的學生;相對的,法律系出身的網友,卻直言檢察官的搜索行為並未違法。另外,由於關於【成大事件】的資訊越來越多,所牽涉的法律問題也越來越複雜化,法律人的答覆,也一再的更迭。下面,我將就我所能得知的相關資訊,搭配法律層面,提供個人看法。
 

首先,檢察官搜索成大學生宿舍的適法性問題。2001年1月3日,在立法院主導,經過司法院與法務部多次角力,終於繼羈押權之後,將刑事訴訟法關於搜索權之部分亦回歸法院(註 1)。這是我國司法史上的一大步,檢方無法再像以前一樣,先扣人再慢慢找證據,此舉對於我國邁向法治國有著關鍵性的影響。但是,立法院鑒於長期以來院檢運作的習慣,特別在刑事訴訟法施行細則增加特別條款(註2),載明這項變革,在2001年7月1日才正式生效,此為【日出條款】。因此,在【成大事件】這個時間點來說,檢察官仍有搜索權,這是無庸置疑的,關於搜索權的實施,仍應依舊法為之。

在舊法中,法官或檢察官若親自為搜索行為,得不具搜索票,但應出示證件之方式,從事搜索行為。也因此,由於【司法官】從事搜索行為時,有相當的自主性,與持搜索票進行搜索的警調人員必須按票載文字搜索有非常大的不同,所以,檢察官可以便宜決定搜索權的實質內容。當然,由於搜索權本身對人民權益是一種侵害,所以必須依比例原則加以酌量。

 再者,本次事件的主要法律爭點MP3究竟是不是著作權法所規範的對象?關於這點,我們從著作權法對著作(註3)所下的定義,可以確定音樂的確屬於著作權法所保障的客體。究竟什麼樣的行為,算是侵害著作權?綜觀著作權法,我們可以大略這樣定義,凡不是為了公共利益,未經授權的複製行為,且侵害著作權人的利益,就是觸法行為。  著作權法中並沒有提到【複製】,正確的用語是【重製】(註4)。但是,從著作權法對於【重製】所下的定義,以及後續對侵權行為的規範,我也認為,所謂的【重製】就是【複製】。重製本身並沒有罪,但是,若是基於重製行為而導致著作權人的權益受損,就是侵權行為。

更嚴重的,像是利用重製行為從事商業行為者,由於犯行甚大,更可能升級為觸法行為。著作權法所要保障的,是保護創作及其因為創作所得的利益,並希望藉此鼓勵創作,加速社會的進步。因此,重製不限於一模一樣的複製,凡是可以取得與原有創作一樣效果,或相當比例以上效果的複製,都算重製。MP3雖然與CD的音軌不同、製作技術不同,但是,基於效果一樣,都能使得重製人因為重製行為而獲取與創作一樣的使用效益,進而減損創作人的利益,故應被認為是侵權行為或觸法行為。而轉為其他類似MIDI、WAV 等形態的檔案,都應該被認為是重製行為。  

三者,由於著作權法在【罰則】(註5)部分,有刑事責任的規定,因此檢方得加以偵查犯罪行為。但是,在這部分值得注意的是,由於著作權法採【告訴乃論】為原則,非告訴乃論為例外(註6)。在刑事訴訟程序上,必須在有告訴權人提出告訴之後,檢方才能偵查;有告訴權人起訴之後,院方才能審理,這是程序上的限制。然而,檢察官發動搜索權之前,僅有一匿名檢舉信,並不能證明已有有告訴權人提出告訴,這是告訴人資格不適當,檢察官應做不受理處分。且事情經媒體報導之後,並未見任何有告訴權人明確提出告訴,檢察官即應停止偵查程序,等候告訴權人在六個月內提出告訴,方能續行偵查;若有告訴權之人屆時仍未提出告訴,則應以不起訴處分偵結。

為什麼不能直接偵結?這是因為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為不起訴處分,當事人就同一事實不得再提告訴,或另案向法院起訴(註7)。又告訴乃論罪的告訴權時效為,自有告訴權人知悉犯罪人時起,起算六個月(註8)。因此檢察官必須先停止偵查程序,但不能逕自為不起訴處分。  另外,據載在檢察官為搜索前,曾有警方前往成大,會同校方人員搜查學生宿舍。在此點而言,雖然警方的行為與搜索仍有相當程度的不同,但是,基於下面兩點,我們認為基於該行為所得的證據已失證據力:(一)警方因為匿名信函,而進入學生宿舍檢視電腦,乃基於【偵查犯罪】所為之蒐證行為。既未告知學生所有之權利義務,又未對犯罪嫌疑人表明身分,使雙方處於攻防武器不對等的狀態,而取得不利於犯罪嫌疑人的證據;(二)學生宿舍的使用與監督權,應與在外賃屋而居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房屋所有權人雖具有房屋所有權與處分權,但關於人身自由與財產權方面,房屋租賃人應受憲法保障。

成大校方無權允准非司法機關之人員未經司法機關授權,進入宿舍從事司法行為。侵入住宅罪部分,愚見以為,非經房客允許而進入住宅或房間,已經有觸犯侵入住宅罪之嫌,並不以是否獲得房屋所有權人允准為準(註9),否則對於人身自由與財產監督權即為戕害。又基於毒樹果實理論,雖然檢察官的行為合法,但是由於此項證據是警方基於非法調查所得知之證據並轉告該檢察官,故應被認為不具證據力。  最後,站在一個拙於刑法的法律人與經濟弱勢的大學生、兼顧法、理、情三者的角度。個人認為,法律是維繫社會秩序的最後手段,刑法更是這些手段中,非不得已時才介入衡平正義。以【成大事件】來說,同學若真是無權而下載MP3,雖然有損創作人之利益,但有民法關於不當得利之規定,調和雙方在財產上之損益,既以達到社會維繫正義之目的,若再以戕害性極大的刑法相繩,則於創作人無益,反使法律淪為『用大砲打小鳥』之譏。法律人對此,亦應有深刻的認識。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