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廢除死刑的主張不易獲得支持?

| |
March 14, 2010 by 陳志宇 | Popularity:50579
Category : 時事評抒 | 3 Comments
很突然也很莫名的,這幾天被王清峰挑起的廢死刑爭議,贊成反對都有,但反對聲浪極大。應該秉持理性討論、主張廢除死刑的王清峰,卻率先以失去理性(下地獄),以及過度訴求情感(理性與寬容)的言語,引發極大的民意反彈。廢除死刑的意見,在台灣社會中一直很難有效的取得支持,這牽涉到的,不是強勢的以理服人,而是缺乏軟性的溝通與說服。

主張廢死刑的論述中,有部分是理性的,卻不一定獲得認同:

其一是「國際趨勢」之說。事實上,國際公約的遵守或簽署,與其說簽署國抱持高尚的情操,不如說是國際實力的現實。例如歐盟條約要求會員國必須廢除死刑,想加入歐盟的國家,自然會使國會通過立法,以便加入歐盟。如果真的在該國做民意調查,結果會是如此嗎?

講白了,先進國家廢除死刑,是真的說服一半的人民贊成?還是靠著積極的遊說團體,技巧性的說服國會?從而由「國家數」來看是趨勢,從地球人口數看呢?「國際趨勢」並不是一個真正正義的理由。以「國際趨勢」為由,希望大眾支持,這種強勢論調是引起反彈的主因。

其二是將「死刑」與「殺人」掛勾,將死刑惡名化。明指或暗喻反對廢死刑的人是「劊子手」、「殺人者」、「屠殺」。結果當然是得到更多的反對。此外反過來,或明或暗自指主張廢死刑是「道德高尚」、「成熟」、「文明」、「先進」,這種「二分、正邪」的強勢論述,只會使反對者情緒性的立場堅定。

其三是說「寬恕」與「包容」之說。古人曾說,「以德報怨,將何以報德?」一般人受到傷害而形成仇恨,光依憑理性而「不復仇」,已屬不易。竟然要寬恕?受害者或家屬心底不甘是正常,能夠做到寬恕,需要在心理、道德層面都經歷極高修為。身為非當事者,做此要求或呼籲,過於理性、傲慢,容易形成對好人嚴格、對惡人寬縱的印象。光消極要求不以暴治暴,增進社會祥和的前提上,消極做到不伸張仇恨,已屬不易。要求當事者寬恕包容,施加高道德標準在身心受創的族群,只凸顯這些非當事者的毫無同理心

最後在理性與法規面向上,如何有足夠的配套來取代死刑,如何在憲法的人權上,完善詮釋法律對於「生命權」的尊重,基於絕對生命權的思維下,建立「法不殺」的思想基礎,才足夠說服反對者

有人說討論廢死刑,要理性討論。恰恰相反,我不認理性討論是一個好的面向。人一定會有情緒面向,不能動輒以「理性」壓制,而是必須去疏導、處理。為何必須如此?

如果今天面對的問題是「是否要有死刑?」正反方的論辯勝敗,將決定未來的方向,那麼就是以理性討論,遵守贏方的主張。但今天面對的目標是「如何廢除死刑?」這時正反方不是論辯的對立,也無關勝敗,就是正方要負責說服反方。

動輒以負面文字去加諸反對方,也是激起情緒,從而無法理性的因素。這也就是為什麼,白冰冰在記者會上,一句「誰在撐腰!」這麼有力量!讓王清峰的態度,這麼傲慢、高尚、文明?凸顯沒有同理心的苛求人家寬恕。

然後白冰冰又說,「跟著善良的力量走!」這一句話用意在堅定立場,贊成死刑的多數民眾,代表「善良的力量」,在白冰冰有力的發言下,凝聚情感。這時候有誰在乎「理性討論」?

如前述,主張廢死刑與反對的兩方,並不是辯論的正反對立。也由於勝負的結果毫無意義,目標方向早定,問題是怎麼實行。所以如果主張廢死刑的一方,觀念與手法仍停留在「辯論輸贏」的基礎上,那反對的比例大概也會停在某個極值。在目標與結論早定好的前提下,理性辯論看起來反而像是「環評做到過、釋憲釋到過、辯論辯到贏」的賴皮。

還有一個很負面觀感的手段。大家以為那些廢死刑的國家是怎麼廢的?真的等到社會共識?那些國家有超過一半的人民道德高尚?

不過是說服國會,悄悄的迴避多數民意,運用較好的遊說技巧與利益交換,一溜煙的通過。稍微接觸過賽局理論的人知道,廢死刑的人有較強力的遊說組織,而反廢的一方則無;多數民眾雖然表態明確,卻不一定會積極參與該議題,或強力捍衛立場。所以在一方積極遊說,另一方可能較為消極,遊說技巧夠好、條件交換夠讚的話,偷雞摸狗的就把死刑廢了。反正目標道德高尚,過程偷雞摸狗一點,瑕不掩瑜。畢竟國會運作比起取得一半的民意支持,簡單多了。

死刑存廢不是一個科學問題,而是價值選擇。多數人不真的在意自己文明與否,或許覺得文明一點也不錯。然而若是因立場不同,被人指著說「不文明」、「野蠻」,被指控的人只好不在乎文明與否,針對指控就先反彈了。

3/20補充:其實我認為可以先在刑法中,增設有別於無期徒刑的「終生監禁」,在司法實務上運作。相對於被害人以及家屬而言,法官仍是較為理性,也較為獨立於社會輿論。在死刑判決漸漸轉向終生監禁之後,當社會對於極端、殘酷的殺人罪行,也能接受無死刑之後,才討論實質廢除死刑。

我們的社會已經從早期的重罪死刑,演進到相對死刑、殺人罪死刑,又透過司法實務運作,演進到殘酷殺人、多重殺人才判死刑。這說明民眾的教育、對生命的尊重,實質上不斷進步。我認為台灣社會已進入不需討論「死刑是否應該存在」的狀況。卻因為部長的躁進、過度感情用事、溝通無能,使這項議題一瞬間落回正反對立的論辯。

跟著世界潮流,趕流行的廢死刑,內涵與基礎都是不夠的。我們真能接受極端、殘酷的殺人罪行,也免於死刑?絕對的生命權與極端的殘殺罪行,價值觀該如何取捨?

或許真有一天,台灣人民過半、甚至更多數人民不反對廢死刑。要廢除死刑,也遵照民主原則、民意多數決定。這才真真正正叫做文明、先進、尊重生命。
sodesga Says:
June 29, 2011 21:49
為什麼這個議題只能二分法呢?
朝點不一樣的方向思考

1.監獄制度趨於完善,讓受刑人消耗國家資源減到最低(即有生產力)
2.判處終生監禁者,不得享有特赦、假釋或其他可能出獄的優惠
3.終生監禁者於服刑滿二十年以上(暫定),經醫師評估後,得享有自殺的權利,自殺的方式需足以表達其堅定的意志。

這樣漫長的監獄旅途,相信會比死刑來的有警惕作用
也不需要有人扣板機,也能讓犯罪者還完債再走
訪客無需密碼 Says:
May 4, 2010 16:52
那還用問?
這本來就是一個白癡主張..
社會上的白癡並不多,好嗎?
WL Says: Email
March 25, 2010 22:27
謝謝您這篇好文章。
有個地方就教於您。您說,台灣社會早已進入不需討論「死刑是否存在」的狀況。我不大懂這裡的脈絡,是由於您說的:台灣社會對生命權的重視一直持續進步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引號裡的那句涵義是不是比較接近『死刑是否應該存在』?

有誤解之還請釋義,謝謝
沒錯~我是那個意思,我來改一下文字好了。
陳志宇 回覆於 March 26, 2010 03:03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 暱稱 [註冊]
  •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 網址
  • 電郵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